激荡十五年安踏体育描绘“中国红”

从1932年中国选手刘长春站上第十届奥运会短跑赛场,到2022年北京摇身成为“双奥之城”,体育极大地丰富了群众精神生活,成为老百姓追求幸福感、获得感的物质标的。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体育产业实现规模跨越、结构优化,产业增加值突破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1%,正逐渐成为国民经济新的支柱性产业。

物质丰富、经济腾飞、个体全面发展。这既是大势所趋,也离不开“经济细胞”的个体努力。在体育事业崛起的进程中,“晋江板块”是一个独特存在,上演了许多富有时代感染力的鲜活故事。

15年前,从福建晋江这片土地蹒跚起步的安踏赴港上市,融资超35亿,创下彼时体育公司之最。15年后,安踏市值突破2690亿港币,涨幅达20倍。

由闽南语,到普通话,再到“讲多国语言”,安踏集团从一家传统的民营企业转型成为具有现代治理结构的公众公司,从一家立足于本土市场的中国企业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全球化企业。

回望15年,中国由体育大国迈向体育强国的征程上,安踏既是见证者也是推动者,成为最具典型意义的一块时代切片。

而展望新时代,这批像安踏一样的民族企业,也将为未来的“中国印象”锚定新的起点。

彼时,中国的体育启蒙正在加速。1990年北京亚运会上,中国军团斩获183 枚金牌,雄踞榜首。随后许海峰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上射落中国历史上第一枚奥运金牌,中国女排豪取五连冠,“亚洲雄风”响彻华夏大地。

也是在这一时期,安踏正式开启了与中国体育共同成长的历程。1999年,安踏花80万元重金聘请“乒乓王子”孔令辉做品牌代言人,又在央视黄金段进行推广。

在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上,孔令辉一举斩获男单金牌。一则“我选择,我喜欢”的广告开始在央视五套循环播出,为安踏打开了全国市场。仅仅用了2年,安踏的市场份额就扩张到10%,成为响当当的体育品牌。

眼看此路可行,晋江系的效仿者们也打起了“国产品牌+明星代言+央视背书”的组合拳。美得龙签约郭富城,德尔惠签约周杰伦,美克签约伏明霞。一时间,市场风云鹊起,央视五套俨然“晋江频道”。

但安踏很清楚仅靠营销支撑不了品牌的长远发展。体育品牌生长的土壤,始终是体育这份“事业”。安踏悄然将目光放在了大型赛事赞助上。

2004年,安踏与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签约。这一次,安踏的身份由赞助商升级为联赛的战略合作伙伴,担负着利用企业自身优势树立和发展CBA品牌的重任。至此,安踏开始在中国体育事业中更近一步,成为参与者之一。

从2004 年开始, 安踏有一个别称,叫“中国体育联赛的发动机”,这是安踏和中国体育开始紧密合作的一个起点。

2007年,安踏登陆香港联交所资本市场。随后,奥运会在家门口举办,安踏开始发力奥运这一舞台。在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安踏成为了中国奥委会的合作伙伴,先后为包括中国体操队在内的28支国字号运动队打造专业产品。

2018年平昌冬奥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身穿安踏羽绒服进行开幕致辞,安踏成为当届奥运会最受关注的中国品牌。

2019年,国际奥委会宣布安踏成为其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安踏将为国际奥委会委员及工作人员提供包括体育服装、鞋和配件在内的体育装备。

在2009年至今的12年里,安踏在六届夏奥会、冬奥会中,都伴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中国奥委会为奥运健儿提供领奖装备和训练装备,总量加起来接近300万件。让运动健儿身着民族产品征战最高竞技场,安踏在中国体育的发展进程中留下了自己的独家记忆。

“安踏与中国体育之间的关系,是互相激励,共同成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品牌公信力从无到有,逐渐稳固。”安踏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过去的12年,通过跟中国奥委会的合作,让安踏专业运动的优势能否发扬,让安踏有机会站上世界级舞台。”

“参与到中国体育事业中去”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需要巨大的决心和投入,以及跨越周期的敏锐判断力。至少在一开始,安踏并没有意识到个中艰辛。

安踏刚开始赞助CBA时,很多球员不愿穿安踏鞋。他们认为国产鞋的质量无法与国际品牌相比。这使安踏痛下决心,重注科技研发。如果不能满足CBA球员的需求,安踏如何依靠专业运动路线年,安踏成立运动科学实验室。这是行业首家获评国家级的运动科学实验室。

在当时并不重视研发的市场环境下,自主研发既无案例参考,也缺少经验输出,一切都像摸着石头过河,为此安踏走过不少弯路。

运动科学实验室成立初期,工作人员奔赴各大赛场和训练营,从给运动员测脚型做起。“最早实验室还是一个被动角色,缺少头绪,但随着数据累积,加之材料研发的进步,我们开始摸到门道,能主动牵头去做一些创新。”一位早期参与研发的工作人员说。随着每年累积下的成千上万个脚型,安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运动员会在测脚型时就给他们反馈,他们就做出相应的定制和调整。

经过不断积累与打磨,安踏篮球鞋赢得了CBA球员的认可,也对国产运动鞋品牌价值提升起到了推动作用。从运动科学实验室成立开始,科技创新逐渐成为驱动安踏强劲增长的最大动力。

过去10年,安踏在研发中投入超过30亿元,同时组建国际化研发设计团队。截至目前,安踏集团已在中国、美国、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国家建立了全球设计研发中心,吸纳了200多名来自18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设计研发专家,累计申请国家创新专利超2600项。这些创新能力的积累,为安踏在奥运赛场的“军备竞赛”中赢得先机。

2017年,安踏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体育服装合作伙伴。中国奥运代表团参与国际比赛,所有的装备都要符合国际最先进的技术,运动员要取得好的成绩,装备的研发制造能力就要体现出来。

以“做中国体育坚定的支持者”为目标的安踏,无法不将目光投向世界最高的体育竞技场——奥运。

在位于厦门观音山的安踏营运中心一楼大厅,陈列着2009年至今历届奥运会、冬奥会的冠军领奖服。还有一侧,挂着超过30张奥运冠军在领奖台上的照片,林丹、马龙、女排队员、邹市明们以各种方式展示着金牌,相同的是,他们胸口的左侧是中国国旗,右侧是安踏的Logo——这里浓缩着安踏与中国体育共同的成长。

伦敦奥运周期,安踏成为中国奥委会最高级别的“战略合作伙伴”,成为包括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广州亚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等11项赛事的冠军装备提供商。2012年,安踏又续约成为里约奥运周期的“体育服装合作伙伴”。

牵手奥运、与奥运同行不仅是安踏的一项长期战略,还是一个市场竞争策略——通过奥运练兵,捶打出强有力的研发制造能力,通过哪怕0.1秒或0.5毫米的改进帮助中国健儿一起站在舞台最顶点。

2018年,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500米决赛,中国选手武大靖以破世界纪录和奥运纪录的傲人成绩夺得冠军。他所穿的就是安踏为其打造的战袍。

短道速滑比赛疾如闪电,计时达千分位,这造成了比赛危险性极高的特性。而顶级的比赛装备,既要提升运动成绩,又要最大程度保护运动员的安全,这一点,安踏做到了。

安踏运动科学实验室与国内专业服装材料实验室合作,运用了双向防切割面料,将国家队短道速滑服打造成360%uB0全身防切割,防切割强度是钢丝的15倍。

为最大限度降低风阻,提升比赛成绩,安踏还将空气动力研究中的风洞测试引入短道速滑项目。相比普通滑冰服,减阻力可提升5%-10%。

最后,为了使比赛服更贴合选手体型,安踏利用3D全息扫描技术,根据肌肉线条,量身定制每位健儿所需的战袍,增强运动表现。

致力于通过科技助力奥运健儿的安踏,开始在奥运赛场大放异彩,不断刷新品牌的高度。

东京奥运会上,中国举重队力压群雄,上演了一幕幕经典画面。安踏打造的“吨位鞋”也成为社交网络上的高频词汇,一举火到了国外。

安踏在举重鞋中融入A-Wearable 和A-Form等科技,前者将耐磨和防滑性提升到普通材料的2.5倍,抓地性能极强,后者是足弓避震科技,能够吸收足跟冲击力,降低损伤机率。其鞋眼拉力值超过国家标准40%,在全球都处于领先水平。

2022年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2000米混合接力团体决赛中,中国体育代表团赢得本届冬奥会首金。处于最后一棒的选手武大靖第一个冲过终点,以超出第二名0.016秒的成绩实现绝杀。这0.016秒背后,也有来自安踏的科技力量。

以2金1银完美收官的谷爱凌,在冬奥首秀中,兴奋地向大家展示着自己的“战袍”——那是一件黑色且背后镶嵌有“金龙”图案的定制款。“金龙战袍”背后的中国品牌仍是安踏。2020年1月,谷爱凌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官宣“加入安踏大家庭”。安踏运动科学实验室里,每次有新的科研成果,安踏都会和谷爱凌沟通,并根据她的需求提供定制版装备。

15年来,安踏在中国竞技体育成长与蜕变的道路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至今为止,安踏累计支持八届奥运会和22支奥运项目中国国家代表队,中国运动员累计275次身着安踏领奖装备登上奥运领奖台。

不仅如此,安踏还引入荷兰、法国、日本等行业内顶级合作伙伴,通过对竞技体育的数据分析、风动测试,环境模拟测试等科技手段的应用,从设计、材料、版型、结构上对冬奥会比赛服进行了全方位的性能提升,成为产品专利最多的中国运动品牌。

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时中国代表团的领奖服装还不是中国的品牌,这成为很多安踏人心中的一大遗憾。之后的14年里,安踏用实力弥补了2008年的遗憾。与体育的紧密结合是安踏在起步阶段的一个重要标签,也是安踏能够最终冲出重围的关键一步。

展望后年即将举办的2024巴黎奥运会,相信安踏体育携手中国国家队,会走得更稳更远。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